从《鬼吹灯》到《一人之下》,互动漫画究竟走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CGx”(ID:acgxclub),作者:ACGx,经授权发布。

从《鬼吹灯》到《一人之下》,互动漫画究竟走到哪一步了?

题图 / 一人之下:寻炁迷踪

一种特别有潜力的内容形式

近两年Netflix剧集《黑镜:潘达斯奈基》《贝尔对战荒野》以及游戏《底特律:成为人类》和《隐形守护者》的大热,引发了国内关于“互动”概念的讨论。越来越多小说、真人视频尝试融合互动元素后,《一人之下:寻炁迷踪》《蝉女》等互动漫画也开始被人们关注。

进入互联网时代以来,漫画经历了从黑白到全彩、免费到付费的阶段,以及条漫、有声漫画、动态漫画、漫动画的体裁尝试。包括现在的互动漫画在内,这一系列探索都希望为漫画拓展多元化的发展模式。

然而,随着资本热潮逐渐褪去,为漫画寻找优质发展路径的任务显得更为迫切。在这样的背景下,互动漫画也成为近一年以来漫画行业最热衷尝试的内容形态。

从无到有:互动漫画的野蛮生长其实在国内,“互动漫画”的概念在2011年左右已有漫画公司提及并进行尝试。《鬼吹灯:龙之烙印》《漫享漫画》等App在漫画中添加声效、动画效果,配合手机振动、添加支线剧情等形式来展现剧情,但这些作品都限于粉丝圈内的讨论,未能激起太多水花。从《鬼吹灯》到《一人之下》,互动漫画究竟走到哪一步了?直到近两年,孙渣、左手韩等漫画家在创作时设置剧情选项的玩法,以及漫画与AR全景等更多技术的结合,还有几部热门的互动剧和互动游戏的出现,才让互动形式真正被用户和资本重视起来。

如今,包括互动漫画、视觉小说、互动真人剧在内的互动阅读内容,与AVG游戏的边界越来越模糊,专门瞄准“互动阅读”领域的平台也越来越多。

橙光、闪艺等互动叙事阅读平台,提供编辑器、素材库和制作教程,鼓励用户上传原创内容。而互动作品的读者,可以通过简单的操作影响故事发展,最终达成结局。这些平台的作品,几乎以用户原创内容为主,但限于创作者的水平,互动作品的质量参差不齐。

互动阅读的魅力,在于可供选择的叙事模式和为读者带来的浸入式体验。用户既在阅读又在亲历故事,这也是“互动”的核心所在。正因为如此,像《穿越之姻缘劫》等带有养成元素的恋爱向作品,或是《衡水中学连环虐杀》这样注重沉浸感、故事性的推理解谜内容,以及《我在古代当公主》《官居几品》等代入感较强、结局众多的策略向作品,比较容易受到用户青睐。读者们在评论区的反馈,多数都集中在讨论剧情走向、表白作者角色和“催更”等方面。

从《鬼吹灯》到《一人之下》,互动漫画究竟走到哪一步了?一些平台在扶持原创的同时,开始与专业团队、人气IP进行合作。

根据《蝉女》《一人之下》等人气漫画改编而来的互动内容,已成为互动阅读的重要组成一部分;《倩女幽魂》的衍生互动作《失忆偶像出道中》,排在网易“易次元”平台活跃榜前列;芸芸科技与《长安十二时辰》《扶摇》等影视剧IP合作推出的互动作品,也引起了电视剧粉丝的兴趣。

从《鬼吹灯》到《一人之下》,互动漫画究竟走到哪一步了?这些拥有原作IP基础的互动内容,多以粉丝向为主。在“一零零一”上线的《蝉女》互动漫画,将内容的时间线设置在原作前,虽有原作角色登场,但故事内容更类似于原作番外。

由于不少互动阅读的“老粉”,已经习惯了AVG游戏式的互动模式,他们往往会以自己喜爱的平台或作品为标准,给予改编互动作品反馈。一些用户在体验《蝉女》互动漫画后,在通关难度、氪金点、快捷键等设置方面,与橙光、闪艺等平台作品进行比较。而漫画原作粉丝除了注重互动阅读体验外,在角色形象展现、剧情发展层面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从《鬼吹灯》到《一人之下》,互动漫画究竟走到哪一步了?

目前,《蝉女》互动作品的主线剧情已正式完结,但官方表示,后续的番外互动内容会结合粉丝的意见进行更新。腾讯动漫的《一人之下:寻炁迷踪》互动漫画,在提供读者问卷调查的同时,后续添加了人气角色宝儿姐的自定义聊天内容。

站在宣传推广的角度看,从现有IP衍生而来的互动作品,其实是在为粉丝提供新的内容选择。将互动作品作为原作彩蛋,不仅能够填补衍生开发的空档期,提升粉丝粘性及活跃度,还可以得到真实有效的市场反馈。

仍处于发展初期的互动阅读模式

在各平台及资方推动下,互动内容迅速成为文娱行业2019年的热门关键词。不过,如今的互动类作品仍然没有标准定义,这意味着互动阅读模式,仍然处于初期的探索发展阶段:那些原创或改编而来的互动类作品,暂未得到大力宣传;不少正在尝试互动阅读的平台,也还在尝试促成平台、内容创作者和用户之间的良性循环。

就以探索互动阅读模式多年、拥有用户积淀和优质作品发掘经验的橙光为例,根据大八、扬扬等创作者在知乎的讨论,橙光作者可以获得过审奖、升级奖和完结奖等资金扶持。单个作品收入达到平台设定门槛,就可以得到一定分红。不过,签约作者在推广作品时,需要自己支付流量费,且在2016年更新签约条款后,用户发布的作品的版权归橙光所有。

从《鬼吹灯》到《一人之下》,互动漫画究竟走到哪一步了?

签约作者如果想要得到更多用户青睐,还需要作者自行投入额外资金。一般情况下,出于节省成本的考量,平台创作者使用的立绘、插画、背景音乐、音效素材等都出自同一素材库,撞素材是常事。若想要提升作品的独特性,创作者自己需要额外定制立绘、创作原创音乐、邀请声优配音。目前最能从“制作互动作品”的过程中获得可观收入的,或许正是提供这些素材的人。

虽然平台设置了解锁存档位、道具、剧情、角色应援等氪金点,但这一做法却受到大量用户的吐槽。由于橙光平台的定位及理念,平台的商业化步伐较为缓慢,盈利能力还有待进一步考量。

那么在这样的情形下,互动作品是否还有发展的空间?答案是肯定的。

互动阅读为用户带来的沉浸感和新奇体验,也是吸引资本入局的重要原因之一。其实互动阅读发展到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受用户欢迎的“明星作品”。

比如2014年“我是YT”自制的《逆袭之星途闪耀》,由于立体的人设、轻松的剧情,加上B站UP主逍遥散人的解说,成为橙光平台的高人气作品,精修版收获724.1万鲜花,2754.9万人气值。根据该互动作品改编的小说、漫画与真人剧,也获得了粉丝关注。谍战题材的《潜伏之赤途》已经在Steam平台正式推出了《隐形守护者》游戏。除此之外,互动作品的授权改编形式还包括有声小说、广播剧等等。

从《鬼吹灯》到《一人之下》,互动漫画究竟走到哪一步了?

现在的互动内容创作更像是为爱发电的过程,后续经过用户筛选,优质的作品才会脱颖而出。从这个角度看,互动阅读内容可以和网文、漫画一样,成为IP的重要源头。互动阅读IP孵化的潜力,也值得各平台方持续关注。

而已有人气的IP改编类互动作品,对IP运营、内容推广的帮助也是显而易见的。像《一人之下:寻炁迷踪》《蝉女》《长安十二时辰:盛世》等改编作品,几乎都将IP粉丝作为主要受众。制作团队既可以了解用户的付费意愿、对角色形象或剧情内容的偏好,又在维护现有粉丝基础上,尽可能以新的内容形式触及更多受众。

实际上,不少互动作品的创作者,已经不仅仅满足于AVG的互动模式。参与2019年NEXT IDEA高校游戏创意制作大赛的《良渚》,就是一部直接在漫画页面进行操作的互动作品。通过拖动漫画中的物体、置换对话框文字、旋转分镜等形式,改变故事走向,达成不同结局。这部尚未正式上线的作品,在TAPTAP获得了1万人订阅关注和五星期待值评分。少见的远古背景题材,加上创新的内容形式及互动阅读体验,使得读者对此类作品抱有较高期待。

从《鬼吹灯》到《一人之下》,互动漫画究竟走到哪一步了?

总体来讲,处在探索阶段的互动阅读,在内容、技术等方面仍有改善空间,需要更多的思考和尝试。互动漫画作为互动阅读的一个重要分支,无论是作为新的IP源头,还是作为宣发、推广的手段,都呈现出较大的发展潜力。

比起动画、游戏等形态,制作互动漫画的成本更低,对内容创作者产生有益影响的同时,也为漫画产业的发展提供更多可能性。不过,如何才能以新的内容形态贴近观众的需求,将是内容方和平台方需要继续突破的关键问题。

上一篇:疫情期间的消费数据里,隐藏了多少惊人的商业
下一篇:教练转行送外卖,健身房客流只恢复30%,“云健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