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全球建筑师的设计回答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建日筑闻(ID:ADCNews)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爆发,感染人数直逼150万,设计师与建筑师们在家工作的同时,也在想方设法地为社会做出贡献。国内外的建筑师们,有些着眼于研发临时医院与重症监护仓,有些则运用3D打印或激光切割机的技术大批量制作防护产品,更有产品设计公司改行做起了呼吸机与防护面罩。以下是我们收集的一些疫情之下的设计,希望为您提供灵感与支持。

建筑类

重症监护仓 CURA /卡洛·拉蒂建筑事务所

卡洛·拉蒂与Italo Rota联手合作开发了一款呼吸系统疾病的单元病房(CURA),作为新冠肺炎的可插入式重症监护单体舱。CURA作为一种现成可用的解决方案,由可以快速安装的,易于移动且安全的单元组成。得益于负压生物隔离,这个20英尺的联合运输集装箱成为了安全的隔离病房,每一个箱体都包含了两个重症病人所需的所有医疗设备,包括呼吸机和静脉输液架。项目的第一个单元正在意大利的米兰进行建造。

©卡洛·拉蒂建筑事务所

© 卡洛·拉蒂建筑事务所

移动医院 / JUPE Health

初创公司JUPE HEALTH 正在创造一系列移动设备,以解决床铺不足的情况。他们表示,由于医疗系统处于崩溃边缘,该项目设计目标为快速建造医生休息室与轻症人群病房。移动单元的价格为“医院病房的1/30”,并可随处运送。

治疗空间外部被扁平的模块化立面包裹,底盘安置轮子方便移动,可使用一米长度平板移动,重型卡车一次性可运输24个单元,一艘货船可运输50万个。单元包含三种类型:JUPE REST:用于医疗人员的休息区和睡眠区。JUPE CARE:离网可部署健康单元,用于轻症患者隔离JUPE PLUS:世界上第一个为重症监护患者提供的独立重症监护室。拥有个人防护装备,呼吸机和相连的进/出室。

©JUPEHealth

©JUPE Health

本土微市场/Shift建筑与城市规划事务所

Shift建筑与城市规划事务所目前开发出了可以在因新型冠状病毒而城市停摆期间在进行极为局部规模的微型超市。该项目限制了穿过城市的移动数量和人与人之间的肢体接触,旨在应对露天新鲜农产品市场的问题,减轻了对超市的压力。

©Shift

提案设计出了一个16个方块的网格,与三个市场摊位对齐,每个市场摊位都出售不同种类的新鲜农产品。这些格栅用胶带固定在人行道上,并用标准的屏障围起来,形成1个入口和2个出口。每个方格一次只能容纳一个人,以此来保持社交距离,整个网格最多可容纳6人。为了将人们花在网格上的时间减至最少,市场摊位将以包裹形式而非零售的方式出售产品。有了基本资源,该计划就可以通过市政当局进行正常的交通和人流控制来实现。

©Shift

©Shift

柏林新机场方舱医院改造 /Opposite Office

Opposite Office 提议将自2006年开始建设的柏林新机场,改造为新型冠状病毒使用的“超级方舱医院”。占地1470公顷的机场可以保证患者之间完全隔离,这在空间上有巨大的优势。此外,主楼占地22万平方米,可提供充足的紧急医疗空间。

建筑师提议在每个登机口配置圆形组合机舱,由钢型材和铺板组成,实施展位式打劫方式。为了创造舒适的空间,弯曲的圆形空间结构提供个人活动空间以便回复,如进行快速施工可在几天内完成。

©Opposite Office

©Opposite Office

南丁格尔方舱医院/ BDP

BDP建筑工程公司计划将伦敦的ExCel中心转变为拥有4000张病床的方舱医院。ExCel会议中心于2000年开业,位于城市东部,毗邻皇家维多利亚码头,是转变为方舱医院的最佳选择。它拥有宽敞的平层大厅空间,具有灵活的MEP基础设施,可以轻松地满足临时医院的需求。

©BDP

©BDP

SheltAir圆顶生物防护舱/Gregory Quinn

SheltAir由塑料棒的栅格壳组成,该扁平棒组装成扁平状,然后通过充气模板的气动模板向上推成最终的圆顶形状。充气层由PVC涂层的聚酯制成。一旦膨胀,它就会留在原地,成为建筑物的建筑围墙。SheltAir的格栅结构的主要优点是其格子骨架轻巧。它使用最少的材料,同时通过其双曲线结构保持坚固耐用。它就像个坚硬的蛋壳。激光切割的钢条沿着建筑边缘组装。一旦结构膨胀,梁的端部会从垫子的边缘伸出,将其拉下到周边板上的支撑点,就像帐篷一样。

©Gregory Quinn

©Gregory Quinn

安全舱 /本无工作室

这个DIY安全舱是给坚守岗位的人们设计的。为了能让更多人受益,我们选用了生活中最常见和容易购买的材料,如PVC管,厚塑料袋,松紧带,尼龙袋,3M防水密封胶带,正压送风机,防毒面具滤芯等。安全仓的原理是制造负压,让空气经过3M滤芯的过滤后排出仓外。为了使用过程的舒适性,我们设计了一个弹力袖口式样的脖子和手腕收口机关,类似于一次性浴帽,这样工作人员就可以在办公室环境中相对有安全保障地工作吃饭。当一天工作完成以后,可以启动UV灯对工具进行紫外线消毒。

©本无工作室

©本无工作室

模块化临时医疗中心 /studio prototype

荷兰建筑事务所studio prototype 研发了一款名为“重要小屋”的预制木构临时医疗小屋。这个临时建筑包括重症监护室和“通讯室”,使患病的患者能够接待来访者。大的绿色露台为建筑物提供了更多的氧气和舒适感,使患者能够更快地康复。设计团队表示,研究中心可以更快地为患者提供有关其状况的清晰信息,同时可以更快地绘制污染物图表。建筑始终对气压进行监控,以防止病毒通过空气传播。

©studio prototype

©studio prototype

防护类

Nuo 3D口罩 /LuxMea Studio

位于多伦多的LuxMea Studio已将人工智能,设计和3D打印相结合,开发了Nuo 3D口罩。在人工智能技术的帮助下,口罩针对每个用户量身定制,以适合任何头部形状。团队表示,这种口罩以量身定制的形式,既舒适又安全,戴上它就像戴墨镜一样令人愉悦。这款口罩拥有可更换的过滤系统,预计于今年夏天发售。

©LuxMea Studio

©LuxMea Studio

残障人士友好型口罩 / Ashley Lawrence

阿什利·劳伦斯是一名研究聋哑和听力障碍教育的大学生,他设计了一种带有透明窗户的口罩,可以让其他人看到和阅读嘴唇和面部表情。当医生和护士戴上口罩时,那些依靠唇读或ASL进行交流的人通常会被切断交流的渠道,于是他决定制作适合耳聋或听力不佳的人的口罩。这名学生修改了传统的织物面罩设计,使其适合那些使用唇语或依靠面部表情交流的人。

©Ashley Lawrence

面部护目镜 / 福斯特建筑事务所

福斯特建筑事务所设计了一款可大规模量产的面部护目镜,可以根据用户的需要进行拆卸,清洁,消毒和重新使用。事务所希望以此激发人们对数字切割机的重视,比起3D打印机,激光切割机可以更快速的量产这种个人防护设备(PPE)。

©福斯特建筑事务所

面罩由由0.5毫米光学透明塑料制成的面罩,可互锁的软PP头带,以及将两者捆绑在一起的外科用硅橡胶头带三部分组成。每个面罩可在30秒内从薄板上切下,部件可在一分钟内组装完毕。该公司表示,它能够使用一台切割机在一天之内切割和组装1000个面罩。目前,福斯特建筑事务所正在为伦敦的多家医院提供这款面部护目镜,进行测试。

©福斯特建筑事务所

一次性面罩/ 麻省理工学院

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已经开始为与新冠疫情战斗的医务人员批量生产一次性面罩,这些面罩采用扁平包装,可以折叠成一定形状。每个面罩都由一块塑料制成,采用扁平设计,可以在需要使用时迅速折叠成三维结构。

面罩还可以通过折叠在颈部下方和额头上方的襟翼提供额外的保护。在测试了一些在弯曲时会破裂和破裂的材料之后,研究小组决定使用聚碳酸酯和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PETG)材料。免遭由大规模生产中常用的模切机切割而成,平均每天产能达到五万个面罩。首批的十万个防护罩已经捐赠给了波士顿当地的医院。

© MIT

© MIT

3D打印面罩 /美国建筑师联合

一项由BIG建筑事务所,KPF,格雷姆肖建筑事务所,Handel Architects,Terreform OneWeiss Manfredi和Brooks + Scarpa等事务所联合组成的开源平台正在共同研发一款3D打印的防护面罩。这项工作由康奈尔大学的建筑艺术与规划系和工程系协调组织,以瑞典3D打印公司3DVerkstan的Erik Cederberg创建的面罩为打印原型,BIG建筑事务所在此基础上不断优化,形成了可以日产3000个的一次性面罩,缓解了纽约州医疗物资短缺的压力。

©Bernardo Schuhmacher

©Bernardo Schuhmacher

防护面罩 /Apple

苹果公司近日公布了他们最新设计的防护面罩。这款可以在两分钟内自行组装的面罩分为三个部分,包括面罩,额头带和硅胶带。有关如何组装防护罩的说明已发布在Apple的支持网站上,并附有参考视频。人们可以以常规模式或者额外空间模式两种方式佩戴这种面罩。苹果公司总裁库克表示:“过去一周,我们的第一批货物已交付给圣塔克拉拉山谷的凯撒医院设施,反馈非常积极。我们计划在本周末之前出货超过一百万件,之后每周出货超过一百万件。”

© Apple

“蝙蝠侠”防护罩 /Penda

Penda建筑事务所合伙人孙大勇设计了一款名为“蝙蝠侠”的防护罩,意在通过紫外线对穿戴者进行消毒。防护罩将由形状像蝙蝠翼的碳纤维支撑物制成,并像背包一样佩戴。PVC薄膜会在这些支撑物之间伸展,就像蝙蝠翅膀的膜一样。嵌入塑料中的金属丝会加热到足够高的温度,以杀死它们上的任何病原体,从而为穿著者创造一个无菌的环境。

©Penda

©Penda

其它类

Moxi医用机器人 /diligent robotics

Moxi旨在通过处理诸如收集用品,收集脏的亚麻布以及提供新鲜的亚麻布等任务来减少护士的工作量,它可以帮助减少医护人员暴露在病毒之下的可能性。Moxi的底部装有机械臂和一组轮子,其大小与人类差不多,但看起来像机器人。它的头和眼睛可以表达一些简单指令,例如它要移动的方向,而声音则可以与护士和医生进行交流,护士也可以设置规则和任务。

©diligent robotics

©diligent robotics

CoVent呼吸机 /戴森

以真空和空气净化器闻名的英国戴森公司与技术合作伙伴(TTP)合作,在10天之内设计了一台新型呼吸机。新机器被称为“CoVent”。它是一种便携式卧式呼吸机,也可以依靠电池供电。戴森将为英国生产10000台呼吸机,并将另外捐赠5000台,其中一千台将捐赠给英国,其余的将分配给其他国家。

©戴森

©戴森

3D打印口罩扣 /创想三维

由3D打印机制造商创想三维设计的口罩扣旨在减轻治疗医务人员戴着口罩的痛苦。塑料搭扣两侧的小条将松紧的绷紧带戴在戴面罩的人的头后面,这样就不会对他们的耳朵造成痛苦的压力。在选用材料方面,创想三维挑选了选择柔性材料TPU。

TPU由聚氨酯弹性体材料为原材料制成,具备高弹力特性,兼具耐磨耐候性,收缩率低,稳定性好,基本满足了口罩佩戴过程中的强度及弯曲程度要求。目前,创想三维日均生产1600条口罩扣,并将这些口罩扣捐赠与全国各地的医院。

©创想三维

©创想三维

3D打印开门器 /Materialize

比利时制造公司Materialize最近发布了免接触开门器的免费设计文件,使人们可以用穿着衣服的手腕开关门,以避免裸手接触门把手这一病毒传染的热点。这个附加的开门器不需要钻孔或更换门的现有把手,只需用螺钉将两个3D打印件固定在现有门把手上。该公司还创造了不同的设计,以适应不同类型的门把手。用户还可以调整设计文件,以制作适用于自己的开门器。

©Materialize

©Materialize

纸板工作桌 /Stykka

丹麦初创公司Stykka研发出了一款在隔离期间人人都可DIY制作的纸板工作桌。这是一款简单的平板式工作站,可以轻松地用三张折叠的纸板组装而成。这张桌子是用纸板制成的,因此,一旦疫情结束,它可以被完全回收。Stykka正在从一家使用80%以上回收纤维的丹麦工厂采购纸板,以进一步减少碳足迹。为鼓励人们在家工作,这款工作桌的设计文件在开源平台上开放下载,用户自己裁剪并组装。

©Stykka

©Stykka

消毒灯/周宸宸

设计师将玄关日用托盘与消毒灯结合到了一起。使用者回家时,可以下意识地将手机、钥匙、钱包等携带大量外部污染物的日常物品放于托盘中,按下罩体即可激活内部的紫外线光源,持续60秒后罩体将自动弹开,而日用品将会再次呈现在人们的视野范围内,方便寻找及取用。此外,紫外线光源设置于托盘底面,并通过罩体内部的反光涂层,令消毒光线可以做到360度完全覆盖,以实现日用品的无死角消毒。

©周宸宸

©周宸宸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建日筑闻(ID:ADCNews)

上一篇:氪星晚报 | 余承东:华为手机可以不用美国器件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